历史建筑遗产保护与可持续性发展国际会议

 
视频A
 
视频B
 
视频C
 
视频D
 
视频E
 


王安石先生发表讲话


大会委员发表讲话


大会现场


建筑图片展览

  现代文化,无论是其物质的、制式的或是精神的方面,都必须要有传统作为根基,才能深沉,才能有底蕴,才能生生不息。反过来,传统也要有现代的意识,才能从现代文化和技术中汲取精华,以获得新的生命并生机勃勃地向前发展。建筑是文化领域中最具有时代性、社会性和民族性的因素,整体而又集中地体现了民族传统、地域特性、时代精神和社会的价值取向,建筑所表现的空间与时间关系,其深度和广度是无可比拟的,综合反映了近代社会和城市的演变历程。 上海建城七百多年,自1843年开埠,也已历经百余年,由于特殊的政治、宗教、经济与文化的发展际遇,西方文化的输入和上海本土以及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地域文化相互之间的并存、冲撞、排斥、认同、适应、移植、追求与转化,使上海揉和了古今中外文化的精粹,其万国建筑博览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现代建筑文化的明珠。但与上百年上千年历史悠久的文物不同,上海的近现代历史建筑距今约百年,普遍在使用中,现今使用价值可能突出于文物价值之上,不使用、利用就难于保护,而不合理地使用、超负荷地使用又造成历史建筑的破坏。如何加强对上海历史建筑修缮保护的研究和实践,通过修旧如故让其再现风貌,已成为我们面临的一大课题。
  一、 上海历史建筑保护、修缮的现状和问题
  上海现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6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63处,区级文物保护单位381处,上海市政府于1989年始分四批公布列为保护的优秀历史建筑共有632处(计2138栋),约430万平方米,主要分布在市中心区,其中第一批公布的61处(140幢)属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其余571处(1998幢)属市级建筑保护单位,约390万平方米。这些建筑类型包括:官方建筑,如苏联领事馆、江海关(上海海关)、旧上海特别市政府(体育学院办公楼)等;商业建筑,如汇丰银行大楼、百老汇大厦、先施公司(时装公司、东亚饭店)、新老永安公司等;娱乐建筑,如大世界游乐场、法国总会(花园饭店)等;公共建筑,如宋庆龄故居、嘉定孔庙等; 居住建筑,如华懋公寓(锦江饭店北楼)、盛宣怀住宅(日本领事馆)等; 产业建筑,如杨树浦水厂、工部局宰牲场、江南制造局(江南造船厂)等。
  在上海的近代建筑中,大部分是居住类建筑,而且这些建筑普遍都还在使用。据调查,花园住宅、公寓、新式里弄、石库门等旧里房屋总量约为1218万平方米。其中老式花园住宅147万平方米;公寓119万平方米;新式里弄335万平方米;石库门等旧里建筑617万平方米。对这些居住类建筑将编制保护规划,实施分级保护,
  根据对部分计337处优秀历史建筑普查报告,有170处(124.9万 M2)为一般损坏,23处(15.1万 M2)为严重损坏,一般损坏和严重损坏占总数的58%,其中多数为公益性建筑。大多数的居住类建筑由于历史的原因都处于高密度、破坏性使用的状况。从保护建筑产权情况分析,约90%属公有建筑,其中国有直管的房产超过70%。由于长期实行福利性低租金政策,大量的优秀历史建筑同其它房屋一样,一般靠租金维持最低水平的保养维修,无力解决保护性修缮经费,十几年未曾大修、中修的现象十分普遍,房屋现状质量与使用情况堪忧,上海历史建筑修缮保护任重而道远。
  二、 从实际出发选择好修缮保护的方式
  根据《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历史建筑修缮保护遵循统一规划、分类管理、有效保护、合理利用、利用服从保护的原则;历史建筑修缮改造的检测、设计、施工、监理等均应具有相应的专业资质;技术方案应经专家评审同意。
  保护修缮首先要研究建筑的历史价值和风貌特征,在仔细
  调查现状的基础上,提出一个全面、系统的保护方案,根据资金筹措,保护技术要求、工艺难易程度等情况,量力而行,分步实施,可根据受损情况的轻重缓急安排保护的先后次序,先解除严重危及建筑完好的损坏。其主要方式有:
  1、保存修缮
  现状与原貌的差别只是岁月留痕,如,石材外墙变旧(色调泛黄等),铜制扶手磨损显出光亮,等等,保护这些不妨碍使用的“变旧”,显示的是历史沧桑,保护的方式应选择保存;对局部构件的损坏,可进行修缮,修缮时确保式样、材料、工艺等的一致。如,立面缺损的面砖,应按原尺寸、色调、质地特别烧制。外滩总工会楼梯扶手、磨石子地坪的修复,汇丰银行塔楼、海关钟楼修旧如故当属此列。
  2、恢复重建
  因外力作用造成损坏严重,或材料、结构使用寿命已到,可按保护内容部分或全部复建,须遵循 “原真性”原则,确保地址、尺度、式样、材料、工艺等的一致,尽可能利用原构件、装饰。如,无法加固的倾斜开裂的外墙,复建时墙上未受损的花饰应再次使用,尽可能保留历史的痕迹。西藏路的沐恩堂五十年代曾遭遇大火,烧毁的部分建筑和装饰就是按历史的原样重建的。在历史街区成片保护整治中会有这样的特例,一些历史建筑损毁严重,而规划对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有要求,这就必须在尽可能保留历史元素的基础上对地面建筑实施复建,石库门里弄“建业里”保护改造方案中整体保护西弄,改变功能为石库门酒店;对东、中弄的处理,先拆除,把重要的的构筑物、装饰件登记编号,在仓库妥善保管,地下开挖两层后再按原样复建。
  3、改建更新
  非保护部分,改建后的变化与保护内容协调,功能更新利于长久保护,如,废弃的码头、厂房、仓库改建为艺术工作室;仅保留“外壳” ,“内胆”换新。虹口的原工部局宰牲场为英国建筑设计大师巴尔弗斯设计,现世界上仅存这一栋,该建筑两个核心筒之间连接着千姿百态的楼梯,修缮改建中完整保留了这一特色,调整周边空间使其成为设计和展示中心。“新天地”是上海新出现的一处旅游热点,它的外貌保留了上海传统民居“石库门”的 “里弄”空间特征,而内部更新改造为适合旅游休闲的空间功能。“新天地”吸引游人、成功带动周边旧区改造的原因,也许正是它改造之初的立意构思:“昨天、明天,相会在今天。”
  在外观表皮内的有安全隐患的结构部分,可更新为符合现今规范的结构体系;不涉及保护内容的暗敷设的老化、落后的设施设备,如水、电、煤管线,可更新为符合现今标准的。大量居住类的保护建筑由于资金原因一般先用这种方法修缮维持,在解决居民“急难愁”的同时也达到保护目的。 改建更新的另一种方式是新老建筑的共存共荣,完整保留老建筑的外观,使其成为新建筑的一个功能区,茂名路的花园饭店把原法国总会作为它的群房,淮海路上的原法公董局修旧如故,和新造的中环广场有机结合,成为中环的大堂就是范例。
  三、 走出修缮保护中的误区,切实保存好建筑的历史痕迹。
  1、要正确把握历史建筑修缮保护中的“原真性”原则,真实地展现建筑的历史原貌。
  由于近代建筑在不断使用中,历史上可能经历过多次修缮或改造行为,完全恢复到初始建设的状态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对原貌的理解应该有时间性,即它可以是复原建筑初始建设的面貌,也可以是某一历史阶段的面貌。判断的标准是,建筑风格特色是否一致,是否反映了地域的特点,历史上是否因使用功能调整有过重大变化,是否为大多数人所认可。外滩6号原中国通商银行项目,专家在讨论方案时发现,东南角立面突出一块,在检索历史资料时反映这个面原是凹进去的,突出部分为1936年大修时所为。专家们在研究后认为,凸出部位不影响整体立面风格,已成为外滩建筑群的组成部分,也为人们所熟悉,故修缮中维持了1936年的形态。
  有的历史建筑会出现原设计图纸和初始建设不一致的情况,应该在调查基础上,尊重历史的真实,保护好历史的原建,而不应该盲目地按图纸再去新建,造成假古董。大新公司(现中百一店)在原设计图纸上曾经有过中国式的塔楼,由于建设期正处于抗战前夕,因多种原因没有实施。近期中百一店进行保护性整修,提交的方案中有过再造塔楼的设想,但被专家否定了。
  2、克服历史建筑保护中的急功近利,摈弃历史街区整治中的无知误为,精心保存好建筑的历史痕迹。
  上海的历史建筑多为上世纪早期的近代建筑,具有七、八十年以上的历史,主体多为清水外墙,天然石材墙面,水泥或汰石子粉刷,色彩淡雅而真实,质感粗糙而朴素。由于年代悠久,墙面留下各种被自然环境侵蚀的痕迹,有一种故旧沧桑感。这些有特色的单位推而广之到沿街界面,街道空间,风貌道路,最撩人眼目的是墙体的表皮,从细节延伸到整体,这是传承历史信息,营造场所历史氛围的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具有不可替代性。
  从现状来看,上海不少历史街区在市容整治中由于无知而好心办坏事。在百路工程中,很多保护建筑外墙被涂上鲜艳的色彩;清水砖墙被刷上涂料后用白线描出砖缝。大量廉价的人造材料覆盖了做工精细、历尽沧桑的历史建筑原来的表皮,使其历史信息局部丧失,历史地段保护价值和意义也随之丧失。
  修缮保护实践中有过好的例子,山阴路69弄是新式里弄,修缮时清洗掉曾经的涂料,清水砖墙保留原来的痕迹,少量缺损的,用同质同色砖粉拌和胶水予以修补,损毁严重的,凿去后用同质砖块镶嵌,并用水泥灰浆勾出砖缝,让人眼前一亮。建筑上的门窗、阳台的围栏、墙面的花饰都是展示外立面形象的重要元素,修缮中应尽可能保留或恢复原样。九江路50号的上海公库(建行上海分行)曾使用罕见的拉升钢窗,由于损坏严重无法开启,上海钢窗研究所用同质材料研制成功,使其恢复了历史原貌。东平路9号“爱庐”外墙面装饰采用细卵石,由于已历经80余载,遭受风吹雨打及自然风化作用,导致墙面疏松和卵石的脱落,而卵石表面的特征是有许多斑斑点点的毛细孔。徐房集团在象山石埔镇找到了经海水冲刷和风化的类似的卵石,采用水泥、石灰、细砂、纸筋这四种材料拌合的石灰砂浆,通过不同的配合比,经过多次制作模版、反复比较,得到了理想的色泽和粘结牢固度,使“爱庐”的外墙修复后极具历史沧桑感。
  保护建筑立面、历史痕迹,很重要的是要选择好外墙保护涂层,必须无色透明,不易分解,具备防渗通气,耐污自净,表面强化等功能,上海在实践中发现三年前从日本引进的“哈德罗”无机质渗透结晶型防护剂具备了上述全面功能,已在上海东风饭店,武康大楼,南昌大楼,亚洲文会,真光广学大楼,兰心大楼,中实银行,,怡和洋行,益丰洋行等重点保护建筑上运用,效果很好。
  3、必须注意修缮保护中的可识别性和可逆性
  复建或新建的建筑应和原建筑保持协调、统一,体现整体风貌,但决不要仿制得以假乱真。历史痕迹也具有阶段性,要让人能够识别。德邻公寓(信谊药厂)是一栋五层的建筑,历史上曾加建了六、七层,都有产证。业主申请保护性修缮改造,明确拆除七层保留六层。业主提供的方案要求把原五层女儿墙的装饰翻到六楼檐口,专家都不同意,认为应完整保留一至五层的历史原状,让六层加建能够识别。虹口的摩西会堂修缮时底层马赛克地坪大部分保留原始的,只对小部分损坏严重的进行修补,并不苛求完全相同,以体现新旧可识别性。对于二楼、三楼的回廊地面,原来曾设想用马赛克铺设,但根据专家“在找不到历史依据的情况下,还是保持原貌为好”意见,仍然保留了水泥地形态。
  历史建筑由于使用功能调整的需要,会出现一些临时搭建或加建设施设备,在不严重影响建筑保护的前提下,可允许建设,但必须保证不损害建筑保护,并采用可逆的技术措施。静安寺“百乐门”舞厅进厅大门两侧原是混乱的广告牌,在修缮整治中予以拆除,代之以轻巧的电子显示屏,和外墙协调结合,并具可逆性。“黄浦剧场”修缮后将恢复“金城大戏院”历史名称,并根据原始照片布置把剧场名悬挂在正门墙上,沿北京路的大型店招上“黄浦剧场”四个字由周恩来总理亲笔题词,拟整修后继续保留,但是可逆的,可拆除的。
  上海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其闪光点绝不局限于高楼大厦、发达经济,而是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物质的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不可替代的宝贵财富,万国建筑博览彰显上海城市的个性,使她具有可识别性。我们必须用历史的观念、创新的思路、现代的手段去保护好遗存的光辉,契而不舍修旧如故,让历史风貌再现!


二0一0年九月二十日


(作者:王安石 原上海市房地资源局 副总工程师,历史建筑保护处长;中国历史建筑保护网董事长)


王安石先生——天津发言修旧如故再现风貌.p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