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谋求发展、创新引领未来

 
视频A
 
视频B
 
视频C
 


傅殿起


杜越


伍江


阮仪三


周俭


曹昌智


赵中枢


张广汉


巫志南


陈才兴


麦文•莱斯


王安石

第四届古镇保护与发展(周庄)论坛主持稿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嘉宾朋友:
  大家上午好!
  在这阳光明媚、春暖花开、桃红柳绿的美好日子里,我们再一次迎来了参加第四届古镇保护与发展(周庄)论坛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嘉宾朋友。请允许我代表周庄镇党委、周庄镇人民政府以及周庄人民向在座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嘉宾朋友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和最衷心的感谢!
  参加本次论坛的嘉宾有: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处处长傅殿起先生;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全国委员会副秘书长杜越先生;
  同济大学副校长伍江先生;
  同济大学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教授;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联合国亚太遗产培训与研究(上海)中心主任周俭先生;
  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历史文化名城委员会副主任曹昌智先生;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历史文化名城规划学术委员会副主任赵中枢先生;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历史文化名城规划委员会秘书长张兵先生;副秘书长张广汉先生;
  上海社科院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秘书长巫志南先生;
  江苏省城镇化研究会副主任陈兴才先生;
  苏州市住建局领导。
  今天我们还有幸邀请到了上海市女企业家协会会长、纪源资本投资合伙人王佳芬女士。
  同时,参加我们论坛的还有中美气候行动伙伴计划项目主任麦文•莱斯先生;
  参加今天这次论坛的还有来自云南丽江古城、贵州坪坝县、福建平和县、四川成都市、浙江慈溪市、桐乡市、江苏姜堰市的各位领导;以及一直关心我们的各位媒体朋友们,他们是:《南方周末》报社、《中国名城》杂志社、《上海》城市导报社、同济大学《城市规划学刊》等。
  同时还有企业界的朋友以及江南水乡古镇的各位领导。
  在此,我们对各位的到来再一次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下面,我们有请昆山市副市长夏小良先生致欢迎词。
  下面请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处处长傅殿起先生致辞。
  下面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全国委员会副秘书长杜越先生致辞。
  下面请上海同济大学副校长伍江先生致辞。
  下面请中美气候行动伙伴计划项目主任麦文•莱斯先生发言。
  下面请上海同济大学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教授作主题报告。
2011年第四届中国古镇保护与发展论坛宣言
  发轫于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古镇保护从无到有,由小变大,如今已蔚然成风。目前,在中国约两万个建制镇中有相当数量的各级历史文化名镇,其中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已达181个。古镇的保护与利用已成为各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培育地方特色产业、推动地方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
  在文化遗产日益获得各界重视的背景下,中国古镇保护也正在步入一个承前启后的关键性历史节点。2011年4月24日,国内外近百名古镇保护各界人士齐聚中国第一水乡周庄,召开了第四届古镇保护与发展周庄论坛,以“保护谋求发展,创新引领未来”为主题共同审视了当前中国古镇保护与发展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并就如何实现中国古镇保护可持续发展进行了认真探讨,与会代表达成共识:
  古镇应不断进行保护与发展模式的创新,以保护促进地方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探索有中国特色的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的古镇可持续发展道路。论坛向全国各界发出倡议如下:
  1、在保护方面:深入挖掘本地传统文化资源,结合地方实际在保护理念、方法、技术、管理、政策等方面不断创新,鼓励因地制宜的多样化保护与发展模式。
  2、在发展方面:把握宏观社会经济和产业发展大势,不断探寻古镇保护的经济发展多种模式,实现古镇内外资源的有机互动和产业链的延伸和提升。
  3、在合作机制方面:随着中国社会的多元化发展,古镇保护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各方的共同参与,古镇保护的成果也应为各方所共享,如何在多元利益格局中进一步实现开放与平衡将是中国古镇未来发展的重要议题。
  4、加强关于中国古镇保护发展的学术研究,构建一个分享保护实践知识与经验的互动交流平台,推进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和政界、学界、商界三方互动,推动我国古镇保护与利用实践水平的提高。
让我们以古镇保护与发展周庄论坛成为中国古镇保护新的新起点,为中国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以及优秀民族文化的传承做出新贡献。
第四届中国古镇保护与发展周庄论坛
二0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
古镇保护新气象——2011古镇保护与发展(周庄)论坛,阮仪三发言交流稿
1 保护为本,转型发展
  1.1 城镇保护是发展之本
  在我国,具有现代意义的城市遗产保护始于二十世纪初,并经历了从文物古迹,到历史名城,到历史街区的三个层次保护体系的建立完善。在这其间,城镇保护经历了从与发展相“对立”,到保护与发展“互促”,到保护“也是”发展,保护是“更好”的发展,的理念深化和内涵扩展过程。
  1.1.1 起步阶段:保护是技术
  城市保护在起步之初主要是被视为一项专门的工程技术,并以文物古建为具体对象,着重研究考古发掘、调查评估、材料结构、治理维护等具体内容。而我国的城市历史文化保护规划,从形成以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也都是被作为城市总体规划中的专项规划,与市政防灾等专项工程相提并论的。
  简言之,这一阶段的“保护”,其涵义还十分狭隘,主要是针对历史留存下来的建筑环境的一种技术措施和策略。
  1.1.2 实践阶段:保护是风貌
  1980年代开始建立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制度,要求从全局制定综合保护措施,城市保护的主旨可概括为形而上的“风貌统领战略”,并通过历史格局和城市轴线的保护,建筑高度与天际线的控制,以求历史风貌的统一和延续。
  这一阶段,保护的对象有了扩展,从单体的文物古迹,扩大到近现代建筑、一般民用建筑、特色景观等,确立了城市风貌整体观的重要性。缺憾是对城市风貌的把握过于僵化,追求形式美的风格“统一”。比如“穿衣戴帽”,就是在建筑的表面贴一些传统特色要素,门窗一律做木格花窗、建筑正面加披檐、侧面加封火山墙、入口加门罩等等;为了打造一条风貌完整的明清街,还有“洗脸拔牙”等等的形象说法;为了追求历史沧桑的感觉,还研究出许多“做旧”的方法。目的就是要看上去很古旧、很统一、很“真实”,反而忽略了城市在发展过程中呈现出来的不同时期多样拼贴的真实面貌。其实,如果把“古镇”放置到一个“持续运转的城镇”概念上来看的话,这种通过技术手段强求的统一,反而是不真实、不自信的体现。
  1.1.3成熟阶段:保护是发展观
  从上个世纪末起,平遥、丽江古城被列入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周庄、乌镇等江南六镇被授予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城镇遗产保护实践陆续取得突出成效,并成为城市社会发展的重要典范。历史城镇保护在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实践后,终于从被放置于“发展”的对立面,走到“保护也是发展”、“保护是更合理的发展”的崭新时期。
  人们越来越深刻的认识到,古镇保护并不仅仅是一项专业技术、一种物质手段,而是一项复杂的、长期的、“在城市上建造城市”的,多方利益主体博弈的社会经济活动过程。保护的内容从物质文化遗产扩展到非物质文化遗产,并越来越体现为民族文化振兴的发展观。
  对于城镇空间而言,保护城镇的历史“真实性”和风貌的“整体性”在于如实呈现出城镇发展变化的过程,目力所及应当是各个时代建设的拼贴和集成,而不是某个鼎盛时期的定格。所以关键是要让各个时期建筑能够“和谐相处”,新建筑在体量高度上,要尊重地块肌理,与历史建筑比邻的时候,材料色彩不要绚丽抢眼,倒不一定非要加个花窗、用上瓦顶。
  对于城镇生活和其中的居民而言,保护文化生活的“可持续性”,不是要人们返回到“你耕田来我织布”的农业社会,也不是要维持“烧煤球炉、刷马桶、七十二家房客”的大杂院式的生活。而是通过合理的更新、设施的改善、经济政策的扶持,改善居民的生活环境,帮助居民就业和提高收入水平,延续有特色的生活习俗和庆典活动、特色风物等,从而实现地方性历史文化传统的保护和社会生活体系的完善,达到社会和谐发展的目标。 总之,“保护”就是“发展”,是“发展”的一部分,是“发展”的基础和必要前提。围绕着文化遗产保护所发生的观念转变,培育着新时期的人居环境发展意识,“在保护中求发展”、“在城市上建造城市”,为我们开启了一个更合理、更有特色、更丰富多样、更以人为本、更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发展新时代!
  1.2转型发展是必然之趋
  随着全球经济社会的发展演进,土地资源日益减少,能源危机日益突出,大规模工业化发展对环境的污染和对生活多样化情趣的扼杀,对未来城镇发展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从1960年代末以来,世界各国都开始关注和提出发展的未来转型,也相应形成了一些城市发展的理论基础和社会实践,比如“smart growth(精明增长)”、“New Urbanism(新都市主义)”等,内容都是不约而同的集约化内涵式发展,人性化的尺度和环境友好空间,多样混合的街区功能,生态环保和可持续的城镇运转模式等。
  上月最新公布的上海经济社会发展“十二五”规划指出“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创新驱动、转型发展,加快形成以服务经济为主体的经济结构”。第一次明确提出“坚决实施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大力发展服务业,争取达到增长16.5%,年均递增13%的目标,加快迪斯尼板块和大虹桥地区的综合服务功能”。“发展”不再是简单意义的大开发、大建设、城镇用地摊大饼,更不是“变高、变亮”的物化膨胀。“转型发展”成为当今社会无可回避的话题。
  30年改革开放的中国式发展道路探索中,江南水乡城镇开创了不少发展的新路子:有开创万难的周庄,有平衡发展的西塘,有后起胜出的乌镇,有独出新意的木渎,有演绎新江南的朱家角……尽管涉足保护与发展道路的时机有先后、禀赋各不相同,但她们都从特定条件入手,发掘出与之适应的发展方式,并取得了骄人的成就。
  然而随着土地资源的减少,游客数量的激增,原有的发展理念和实施框架日益显现出其局限性,江南水乡古镇也普遍出现过度商业化、影视布景化、伪民俗化、贵族化、主题公园化等倾向,古镇里全民经商、店铺泛滥,节假日游客接踵摩肩,高价门票、低质服务,旅游体验大打折扣,民宅改造为店面、会所、高档住宅、星级宾馆,地价房价节节攀升,原住民外迁,古镇不再是生活的家园,而成为都市新贵的假日第二城……;另一方面,小巷深处的民居古建加速老化,环境污染透支,社区空心化、老龄化、异质化,背街院落里依据是凋敝破败的清冷景象,原有的保护与发展模式已显得力不从心——或许我们应该重新思索:城镇保护是为了什么?为了谁? 古镇保护犹如行至十字路口,未来发展期待新的转型!
2 创新驱动,深度旅游
  历史城镇是有人居住生活的动态空间,合理的再利用既是手段也是目标。旅游观光作为历史城镇开发利用的首要方式,无法回避,也无需回避,关键是要使开发利用合理可控。应通过适宜的手段予以规范和引导,防止对文化遗产的过度消费,提高文化旅游的品质和内涵,树立旅游品牌,提升旅游体验,完善综合服务,带动城镇服务业的全面发展。
  2.1合理引导旅游产业
  对于大多数古镇和历史街区而言,旅游容量的控制尤其重要。停车场的修建和布局要与古镇游览区匹配,要根据古镇空间的合理承载力设计旅游集散空间;游客数量的控制也不在于单纯提高票价。可以通过预订系统或者每日定量门票等方式,确保游客在古镇区内得到高品质的服务和水乡意境的体验,而不是沙丁鱼罐头般的不悦经历。
  旅游纪念品、传统工艺展示、民间歌舞表演等,都是值得下功夫的旅游产业。观光型旅游、度假型旅游、学习型旅游、会务型旅游,针对不同的旅游诉求,开发不同的旅游产品,尤其是配合文化社会、学习型社会的发展趋势,开发深度研修游历服务,比如水乡建筑艺术游、江南园林游、水乡民俗游等,配合一些专项的学习体验基地和专业知识讲授,在开创特色旅游品牌的同时,也传播了水乡文化,拓展了遗产教育途径。
  2.2创新开拓新兴领域
  积极利用水乡城镇所在的特色地域空间,发展特色地产、会展、培训、艺术创作等相关的社会经济文化综合领域,带动上下游产业链,拓展古镇开发思路。
  其次要跳出围绕“古镇区”做文章的思路,与周边地块互补对接,外拓发展一部分综合接待服务和相关的无污染产业,如教育业、文化业、特色商贸业、传统手工业的产销研发,分流古镇承载压力,激发古镇资源潜能,在更大地域范围内,以更加理性的和负有责任感的精神,去追求更为长效和逐步释放的文化价值。
  3和谐人居,生态低碳
  2010上海世博会的主题“Better city,better life.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把全世界的未来发展聚焦到了我们的人居环境空间,纵观各国的主题展馆和最佳实践区的案例,主旋律无非两条:一是历史文化,二是生态低碳。“低碳(low carbon)”的概念是1997年《京都议定书》首次在全球范围提出的是随着世界工业经济的发展、人口的剧增、人类欲望的无限上升和生产生活方式的无节制,迫于全球气候恶化和能源危机而提倡的一种低能耗、低污染、低排放为基础的低碳经济模式,是应对工业社会发展各种弊病的补救之举。
  反思现代化对我们生活的改变,驻足观察我们的生存空间时,不难发现历史城镇比之于现代城市,更充满生态和谐的人居精神:宅院天井和厅堂的精巧排布,充分利用建筑小气场形成自然通风采光;长街窄巷曲折,虽没有宏伟轴线,却精巧生动,可供人驻足品味;小河边家家临水,小船摇橹进户,水陆与陆路完美接驳,可达性之高,即便现代都市智能交通也望尘莫及;吃茶听书,吴侬软语,邻舍巷里的欢声笑语,在围墙森严的小区里都是久违的奢望……江南水乡古镇作为我国传统城镇建设的典范,其善于因借自然、依水成街、水陆相宜的建造理念,与现代城市建设中标准化模块化的制度基础是完全不同的!
  3.1因借自然,因水成街,枕水而居
江南市镇大多依托市河为主要发展轴,沿市河常常形成廊棚街道,凭借水上交通运送物资、开展交易。较窄的支流两侧民居枕河,设有水巷、水埠,便于水陆出行和取水用水。主街巷弄的石板路下设排水沟渠,即使倾盆大雨刚过,穿着布鞋行走其间也不会湿脚。镇区的市河与周边农耕河港相连,共同形成完整的水上交通、水利灌溉、水产养殖、水乡物产等一整套自我调节的生态水环境。
  3.2街河巷弄体系形成建筑小气场,通风降温排潮
  水乡古镇的街道弄堂长长窄窄、或明或暗,除了构成古镇丰富的交通空间,还有很重要的气候调节功能。
  由于弄堂长期处于建筑阴影之下,弄内气温低,弄堂上部的热空气升腾,起到垂直拔风的作用,加速了空气流动,这些巷弄与街道河道共同形成天然的风道。当夏季东南风顺着河面街道吹过,便将河面巷弄的冷空气带进居住空间的深处,起到通风散热、降温驱潮、净化空气的作用。
  3.3民居院落水平顺风与天井垂直拔风,应对江南的夏季湿热
  水乡民居大多沿河道纵深布局,这样建筑门扇开启,河面的冷空气便可穿堂过院。为了增强通风效果,住宅的前一两进院落通常不设厢房,以增大通风面宽;厅堂建筑则采用通透性强的格栅门窗,可根据需要完全拆卸,使前后贯通开敞,利于穿堂风的通过。今天我们还能看到民居穿廊里挂着的一只只竹篮,用来盛放饭菜蔬果,那是古镇的天然冰箱。
  民居中的小天井长时间处于建筑阴影下,温度较低,室内的热空气就会流出室外,通过天井上升排出,成为垂直拔风的通道。许多民居的后院在厢房与正厅之间增建隔墙,形成蟹眼天井,不但获得丰富的小空间,也强化了通风效果。
  3.4廊棚、过街楼的公共空间与节地意识
  水乡沿河的廊棚一般都是沿岸居民自发修建并连接起来的,晴天不打伞,雨天不湿鞋,是极好的公共社交空间和商业贸易场所。廊棚有披檐式、人字式、过街楼式等,不仅是民居的前庭、也是店铺的扩展,更是通行的街道,是充满公益精神的公共空间,是为过往行人遮风挡雨的庇护所。底层架空的过街楼,是在市镇中心节地保土,垂直利用空间的好方法。造价低廉、样式简单的廊棚,大大减少了底层建筑的夏日曝晒和冬季风霜,是很好的保温隔热措施。
  3.5天然材质和空气层的隔热保温
江南民居多用木材、石材等天然材料,和粘土烧制的灰砖、灰瓦。这些坚固的重质材料热惰性强,吸热少导热慢,是理想的防晒材料。浅色墙体光滑平整,加大太阳光的反射,减少墙体吸热,空斗墙的砌筑在封闭墙体内形成良好的空气隔热层。屋顶面使用望砖、望板和屋面瓦等热惰性材料隔热。在一些等级较高的厅堂建筑中,还会使用各种各样的轩,不仅能够隐藏梁架,美化室内空间,而且在轩与外屋面之间也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空气隔热层。
  3.6木构架抗震、山墙防火
  传统民居普遍采用木构架榫卯穿插体系建构,承重体系与围护结构分离,加上木材轻便和纤维特性,形成了整体性极强的框架体系,素有“墙倒屋不塌”的特点,是很好的抗震结构。丽江地震、汶川地震中,很多古老的木构建筑都经受住了地震的考验,结构体系丝毫无损,而砖混结构的房屋却往往倒塌严重。
  针对木构建筑怕火易燃的弱点,除了广泛设置水埠、水巷,便于汲水救火,利用巷弄作为防火的分隔空间之外,封火山墙的作法也具有积极的防火意识,并演化出多种多样的美丽形态,有一字型围绕整座建筑的云圜山墙,有中部向上拱起两端微微上翘的观音兜,有三山、五山、七山或是左右不对称的马头墙等。沿街毗连的建筑,往往将山墙两端砌出屋面,将建筑两端的椽子、梁头等木构件包砌在山墙之内,一旦发生火灾,可以隔绝火情,防止火势蔓延。
  3.7反思
  江南水乡古镇这种因天时就地利所构建的杰出人居环境典范,于精致多变中构筑着“小桥•流水•人家”的美仑美奂,在温润气候和地域水网中发展出与之相适宜的稻棉桑织等传统经济类型,并且依托水上航运形成以专业市镇为核心、以农村生产为基础的城乡一体协作区域。虽没有现代化改天换地、人定胜天的豪迈,却无处不体现了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共存、可持续发展的“天人合一”的生态思想观,正是我们今天需要重新认知的低碳、生态的人居发展模式。对我们的城镇未来发展建设具有突出指导意义。
  我们今天的城镇发展却丢失了很多公益性、生态性的传统营造精神。水乡城镇中最近还有侵占水面、填河造房的行为,引起老百姓的普遍反感。
  4回归生活,居民共建
随着城镇社会经济的日渐发展,产业结构调整、生活方式变更,生活环境空间的变化是必然的,保护并不意味着冻结历史环境,而是应当积极的将反映时代演变的环境融入当代生活中去。基础设施要完善、公共服务要改进、古建住宅要宜居,这都是历史保护的基本问题。历史城镇绝不能见“古”不见“今”,见“物”不见“人”,对于今天的老百姓居住生活的关怀,应当提升到更重要的地位上来。
  4.1从旅游开发转向社区生活
  首先要正视居民生活与旅游开发的关系,明确居住生活为主体,旅游开发作为衍生附属产业的关系,要注重生活环境和设施的改善,彰显历史文化城镇的公共性和公益性;对于城镇文化旅游空间的设计,应尽量减少对居民生活的不良干扰,和避免大规模搬迁居民。着重研究居住人口保有与疏解、居住与非居住建筑比例、公益性文化设施供给等问题。
  丽江古城在保护中坚持基础设施先行。自2002年起持续投资1.3亿元,为古城民居铺设供水管和排污支管到户,建设消防栓、消防水池,电力、电信、有线电视三线入地。截至2006年完成了古城民居内的电气改造工程、沿河截污管网工程、公共厕所改造工程等,全面改善了古城基础设施。为缓解旅游对原住民生活空间的挤占,还特别制定了社区服务与活动空间规划,结合原有工厂用地的置换,增配老年活动中心、文化活动站、社区诊所、修配店等生活服务设施,为纳西族原住民提供新的公共活动空间。
  4.2从目标蓝图转向过程引导
  历史城镇保护是一个需要经过相当长的时期才能实现的社会工程,把它当作一个要在短时期实现的建设项目来做,显然是不恰当的。一方面,资金和人力物力有限,规划设计和实施管理都应当分阶段逐步推进,小规模滚动实施,防止大规模变迁,保持社区稳定。另一方面,规划管理应当保证一定的弹性和灵活性,及时应对各种变化,对新情况、新矛盾作出反应。
  丽江古城大量的传统民居修缮,就是采用了编制《民居维修手册》和建立修缮补助基金的方式,形成了一种长期的、有计划的、公私合作的、并且有保护修缮专业指导和监督的传统民居修缮制度。4年间通过改计划共计修缮传统民居174户,约41760平方米。并于2007年获得联合国亚太地区遗产保护奖。
  4.3从自上而下转向居民参与
  历史城镇是以有人居住为前提的,所以保护措施必须得到当地居民的理解和协助,保护过程是否能够保证有切实的居民参与,以及能否达成共识,是关系到保护规划成败的关键。古镇的管理者和规划设计工作者要下功夫、动脑筋,设计和提供一个平台、一种机制,让民间资本参与到保护开发和管理中去,让公众有组织有秩序的参与到社区发展建设中来。
  扬州古城近几年来积极推进“社区行动计划”、“社区营造运动”、“年度最佳私房保护竞赛”等活动,很好的调动了古城居民共建、自建家园的积极性,也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益。
  4.4从老龄化、空心化、异质化,转向活力城镇
  由于古镇设施水平较低,不便于现代化的车行交通,青年人大都选择离开古镇生活择业,只有经济能力有限、或是乡情浓重的老年人选择继续留居古镇。古镇房屋甚至整条街道要么空置遗弃,要么被低收入打工人群租住占据,街区环境脏乱、社会安全较差;要么就是商业旅游繁荣导致的外来经商置业人群排挤了本地居民,导致城镇文化的变异和地方性民族性的丧失。
  2003年丽江古城率先推出“准营证”制度,以保证原住民的就业机会。不仅规定古城内经营活动的位置、内容、形式,还规定经营户中本地居民占从业人数的比例和数量,并对原住民申请开设具有地方民族特色的经营行为给予很大鼓励。2004年又设立古城便民中心,负责无偿提供古城内常住居民日常用品的人力运输和公共环境的清理,降低了古城居民的生活成本,保障了古城环境安全,同时也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保护管理者应通过经济政策的导向调控,通过地块功能的更新重塑,完善市政基础设施的供给,鼓励居民返迁和就业创业,建设成为服务周边地区的特色商贸休闲服务区,激活城镇发展动力。
  5提升特色,魅力绽放
  城市历史文化是人类历史文明的伟大成果,传统民居的阖家团聚,历史城镇的和谐人居环境,这对于生活在钢筋混凝土森林中的现代人来说,意义尤为重要。保护历史文化遗产是一项代表着文明素质和综合水平的高尚事业。保护好历史城镇、历史街区是彰显城市特色和提高城市综合竞争力的重要方面。历史城镇的永续发展就是在长期而艰难的保护过程中,实现历史传承、经济繁荣、环境适宜与社会和谐的综合目标,成为广袤大地人居环境中的魅力城镇和活力街区!
  江南水乡古镇,作为引领我国历史城镇保护发展的实践典范,应当在新时期创新保护发展,引领古镇转型。
  要积极响应中央提出的建设“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的重大文化战略,水乡地域应积极联合,推进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物质性建成空间相结合的地域文化空间整体性保护:
  充分利用河湖水网,建构水上联盟,发展水上休闲交通,打造水乡古镇集群;同时,依托水上交通,振兴传统镇村的乡脚制度,扶持乡村生态农业、丝织棉纺加工业、水产养殖业、水乡生态旅游、特色农业旅游等,推动“镇村联合”的新水乡地域城乡一体发展。
  充分发扬丰富多彩的水乡建筑特色,续写临水建筑的传奇,水廊、水楼、水阁、水榭、水埠、水墙门、水巷、水桥……将人与水的和谐发挥到极致,因水成街、成市、成镇,整水而生、共生共荣,正是最生态的和谐人居。以水乡古镇为极核,对接外部发展机遇,依托“新江南水乡”的命题,建设具有江南基因的新市镇。
力争实现水乡地域空间景观一体化、水上休闲交通一体化、产购销特色农副产业一体化、水乡民俗民间文化一体化的“江南水乡吴文化生态保护区”。
阮仪三,袁菲
中国历史建筑保护网董事长王安石—挖掘文化产业潜能
  古镇发展一是有一个好的规划,这是灵魂,是基础,没有好的规划什么都没有;二是解决老百姓的安居乐业问题,古镇的老百姓如果没意见,呆得下去,生活又能够过好,而且有所发展,这就是好事,因为古镇发展一定是一个活的东西,不是死的,如果人都跑掉了,没有他们的生活习俗,没有源远流长的文化,这个古镇肯定是没有味道了;三是古镇要寻求发展,怎么寻找产业,实际上文化产业的潜力是很大的。比如说美国百老汇,他们以百老汇为产业园区,每天的产值30-50个亿,就等于宝钢一个月的产值,一天的产值就超过了他们的一个月。我们古镇本身的一些特色,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结合起来,和地方的一些戏曲、游乐结合起来,上海大世界就是把一些剧种结合起来,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地方的剧种结合起来,从这上面倒是可以有一个启示,文化产业确实是有潜力。比如张家界、武夷山、丽江,他们那里都有大型的演出,收入确实是很高的,实际上也是做文化产业的发展。还有就是一些书画收藏,也可以有所拓展,总之,因地制宜体现古镇特色的文化产业,不要雷同。另外,古镇的发展和政府密不可分,政府要充分发挥公共财政的作用,保护应该有专项资金。我认为政府、专家、民间三位一体,职权明晰,各有所为,和谐发展至关重要。
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古镇保护新气象
  保护为本、转型发展。对于城镇空间而言,保护历史城镇风貌的真实性,让多个时期的建筑能够和谐相处。发展不再是简单的大开发、大建设,而是转型发展。因此这个内容对于我们江南水乡古镇来讲,应该说在前几十年的发展当中探索出了很多新的路子。
  我们需要通过多种方式,把原来民间传统的文化激发出来,这是一种继承、发展和创新。比如周庄水乡景点,我们不断地把内容进行更新,衍生出相应的新产品,并且得到了人民的欢迎。创新就是利用水乡的地域空间创造经济文化的综合领域,带动上下游产业链。另外要跳出古镇的小圈子,与周围地域进行对接,综合发展商业产业,激发古镇的资源潜能,以更加理性的精神追求更为长效的文化价值。
  “和谐人居、生态低碳”,联系到我们的江南水乡,有水乡、水廊、水墙门,是因水成街、因水成镇、因水成市,是人与水的和谐长存形成的一种居住形式,问题是如何把这些东西充分发掘,并加以利用。
  “回归生态、居民共建”,我们要注重生活环境和设施的改造,保证公益性设施的供给,加强对于今天古镇、古城老百姓环境的关怀,应该通过经济政策的导向和调整、功能更新的重塑、完善市政基础设施的供给、鼓励居民转型创业就业,激活城市发展的动力。
  “保护遗产、魅力绽放”,江南水乡古镇作为引领我国历史城市发展的典范,可以发展水上休闲交通,打造水乡交通集群,扶持乡村生态农业,推进镇村联合水乡一体化的开发建设“水乡传奇”,将转型发展成为古镇新的内涵。
  第一、中国不仅需要古镇保护,还包括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乃至所有的遗产,最主要的关键词仍然是“抢救”。尤其是那些不抢眼,一般人很难看出它的历史文化价值的这一部分遗产,我认为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建立一种有效的制度来监督检查。我们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对象就仅仅局限于名单中的这些,所以我在此呼吁,能不能更大规模地进行挖掘。保护和发展根本不是对立的,我国今天的经济发展也使得我们有足够的实力来做这件事,这是国家的需要,更是民族的需要。
  第二、我认为国家目前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还存在一个严重的学术问题,我们专业界也没有统一思想,现在我们讲的文化遗产主要是物质文化遗产,那些博物馆里放的东西好像不算,主要是指大尺度城市空间下的历史文化建筑、村庄、甚至是聚落,呼吁把历史遗产保护的最高法律放上议事日程。西方对于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原理未必可以100%地适用于中国文化的土壤,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更需要针对中国特色的建筑文化遗产,特别是对还在使用中的建筑文化遗产进行研究。比如江南水乡古镇这种老房子,到底是这个房子的价值高,还是这个房子建造的过程历史价值更高?这个问题是值得讨论的,如果解决了,不仅对于中国,对于整个东南亚都有意义。所以我觉得针对建筑文化遗产,特别是还有现实使用价值的建筑文化遗产的保护急需学术上和法律上的研究。
  第三,就是“保护与发展的关系”。所谓的发展,指的是积极的经济社会发展,而且是这个古镇本身的经济社会发展。而这种产业发展模式的前提是它不能对这些文化遗产产生破坏,绝不是旅游一种,应该探索不同的、多元化的经济发展模式。比如中国千百年来有大量的、好的手工业在传统、快速的现代化过程中失去了,现在越来越多地开始要找回,而且有一部分已经变成了重要利润回报的产业,比如家具翻新业务、传统食品和传统服装的开发。这一点在韩国、日本做得非常好。改变经济发展方式,在古镇从低端走向中端,甚至是高端,因为价值是一样的。
  第四,历史规划没有相同的,但城市规划与历史保护规划这两个规划必须合一,成为法定规划。在历史保护区,在古镇,只有一个规划,无论是经济规划、发展规划、旅游规划、空间规划、环境规划、水系规划,统统都属于同一规划——保护规划。保护规划不是和其他规划并行的专业规划,而是所有规划的集成和结合,凡是划定为历史文化名城名村的,凡是划定为历史保护街区的,它的规划就是最高规划。我认为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工作会比今天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上海现在做了。
  近几年来,在各国的努力下,保护世界遗产已经成为了一项世界性的运动和潮流,周庄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以保护促发展、以文化带发展,使周庄这座历史名镇得到了有效的保护,为全国的历史名城名镇保护树立了榜样。周庄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列入了世界遗产的背景清单,长期以来也为申报世界遗产作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我们应该看到,世界遗产名录长期以来存在着不平衡的问题,包括地域、代表性等各个方面,一些历史悠久、资源丰富和文化传承厚重的城市并没有被列入进去。前几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进了“创意城市网络”计划,到今天为止我们也要看到,总共有911项,文化遗产达到104项,自然遗产180项,而我国只有40项,其中文化遗产28项,自然遗产8项,文化和自然双遗产4项,这个数字对于像我们中国这样一个拥有五千年文明的古国来说是根本不多的。现在世界遗产委员会又有名额的限制,即每年只能申报2项,所以在我们继续申报世界遗产的同时也应该寻求新的契机,把我们自己的历史文化名城名镇推向世界,作出新的贡献。
  理解古镇和谐有几个重要的切入点,一是它大都与水相关,草木虫鱼都从水中诞生,多元生命相互共存,古镇就是在这种环境中形成的,所以古镇的生产与生活是有机结合的,遵循着一种自然的规律,实际上像昆曲这种精神产品完全是人与自然和谐的证明,也是我们的追求。以保护促和谐的举措主要有以下几点:转变以保护促和谐的方式,由单体保护促进大环境风貌和谐,古镇不能变成了一个盆景,周庄如果把这三个镇大风貌全面保护,形成一个大的区域,它就变成了一个新的发展模式。探索保护与自然振兴和谐相融的新型服务产业驱动模式。关于顶层设计的几个关键要点,一是不能把古镇保护和发展的责任简单地交给基层,应该全面启动全国“名城、名镇、名村”的保护体系研究,把它变成国家体系研究的一项重大任务。还有就是应当从国家公共财政的层面争取专项资金扩大支持力度:一是三馆一寨的免费开放,二是国家公共文化示范区的创建,名镇名村保护也迫切需要向财政部争取资金,要从国家公共财政的角度来解决这个问题。同时就是深化国家的基本税制改革,服务业的税制改革,因为古镇的这种产业形态绝对不是一般的制造业,不能套用制造业,也就是我们服务业税制的改革,国务院已经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Achieve Ancient Town Low-carbon Development, Start with Carbon Footprint in “Food, Housing, Transportation and People”-The Fourth Preservation and Development Forum on Ancient Town in Zhouzhuang
实现古镇低碳发展,从“吃、住、行、人”的碳足迹开始——第四届古镇保护与发展周庄论坛 (中美气候行动伙伴计划项目主任—麦文•莱斯)
Dear distinguished leaders and friends:
尊敬的各位领导和贵宾:
It’s my great pleasure to attend the Fourth Preservation and Development Forum on Ancient Town in Zhouzhuang. As I know, Zhouzhuang was just awarded the honor of “National Low-carbon Tourism Demonstration Area”; in fact, Zhouzhuang is always the leader i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cultural heritage, energy-saving and emission reduction, and here I want to extent my congratulations to you.
  我很高兴能参加第四届古镇保护与发展周庄论坛,据我所知,周庄刚刚获得首批“全国低碳旅游实验区”称号。事实上,在环境保护、文化传承、节能减排、发展低碳旅游方面,周庄一直走在地区前沿,在此,我向你们表示衷心的祝贺。
As an important carrier of Chinese culture, ancient towns have witnessed rapid growth in the past decade. However, it’s more and more obvious that the development has reached a bottleneck. For example, environmental problems caused by overwhelmed tourisms; natural environment and cultural atmosphere destroyed by over-commercial tendency; scale of protection is so limited that harms ancient town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 the new situation of climate change, ancient towns are facing more challenges as well as opportunities - how to develop in a low-carbon pattern.
  古镇——作为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载体,在近十年实现了飞速的发展。但在这良好发展态势的背后,古镇面临的发展瓶颈亦逐渐显露出来。比如说,旅游承载量过饱和带来的环境问题;过度商业化倾向侵蚀着古镇的自然环境和人文氛围;局部古镇保护不能满足古镇区域保护的要求,导致旅游发展空间狭小,不利于可持续发展。如今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新形势下,古镇还面临更大的挑战和机遇—如何低碳发展。
Low-carbon development can help the ancient town to rediscover the value it holds, to rejuvenate ancient town culture and to achiev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 fact, ancient town preservation is exactly low-carbon development. We can be proud to say that Chinese traditional lifestyle is low-carbon, so the goal of ancient town preservation is to pass on this low-carbon lifestyle in 4 aspects - “food, housing, transportation and people”. I would like to extend my view about low-carbon practices in these 4 aspects.
  低碳发展能帮助古镇重新发现自身价值,并实现古镇文化复兴与可持续发展。古镇保护就是低碳发展。我们可以自豪的说,中国传统的生活方式是低碳的,古镇保护就是要传承和发展低碳生活方式,切实从“吃、住、行、人”四个方面保持低碳。现在就具体如何在这四个方面做到低碳谈一谈我个人的看法。
Firstly, “food”. We need to consume more local food instead of high-carbon food. More than 10% carbon emission in the U.S. comes from food, and the carbon footprint in food system is likely to exceed that in transportation system in some areas. Residents in ancient towns could choose local food and low-carbon food to reduce impact of climate change, to improve individual health, environment and economy. Choosing local food will also stimulate local economy, preserve farmland, and reduce carbon emission induced by food transportation. Local government needs to work with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to develop various policies and strategies to increase the proportion of organic food grown by local households and consumed by local residents.
  一、“吃”,意味着我们减少高碳食品的消费,大幅提高对本地食品的消费。美国10%以上的碳排放来自食品,在局部地区,食品系统中的碳足迹总量甚至可能大于交通系统。古镇居民可以通过选择本地产食品和低碳食品来减少食品选择对气候变化的影响,并改善个人、环境和经济健康水平。通过选择本地食品,还能刺激本地经济,保护农田,同时降低了食品运输过程中的碳排放。政府需要同民间机构合作制定政策、提供各种方案,以大力提高家庭有机种植食品和地方自产自销食品的比重。
Secondly, “housing”. Our buildings need to be low-carbon. A large part of household energy consumption is from buildings, usually about 20 to 40%. Newly-built energy- efficient buildings can save more than half energy consumption when compared with existing buildings. LEED Neighborhood Development Standards from the U.S. stipulate different targets which a newly-built green community or retrofit project should meet. Energy efficiency evaluation, staring and promotion on commercial hotels will also encourage local business to do low-carbon retrofit. Waste classification in residential areas and commercial areas are also worth promoting.
  二、“住”,意味着我们的建筑必须是低碳的,大部分的生活能耗都是算在建筑的碳排放中,一般占总排放的20-40%。与既有建筑相比,新建的节能建筑可以节省一半以上能源消耗。美国有一个LEED社区标准,详尽的规范了一个绿色社区新建或改造项目应该达标的项目,值得借鉴。对商业旅店的能效评估、评星和宣传,也可以大大激励商业用户的低碳化改造。居民和商业垃圾分类处理,也是值得推广的低碳模式。
Thirdly, “transportation”. The pattern and the transportation of ancient town need to be low-carbon. If you take millions of tourists’ transportation to and from ancient town into account, emissions from transportation can be over 40%. Within the town, walking and boating are the main transportation means, which are low carbon, even zero-carbon. Outside the town, it will be useful to establish pedestrian system, electric bus and boats systems, and to promote bio-fuels.
  三、“行”,意味着我们古镇的形态和交通出行必须是低碳的。如果考虑到每年百万外地游客往返古镇,目前交通排放可能占总排放的40%以上。在古镇里,我们通常选择步行或乘船,这是低碳甚至零碳的交通方式;在古镇外,建设旅游慢行系统、充电式混合动力和电动车船网络系统、推广生物质燃油可能是保障古镇低碳交通的有效措施。
Fourthly, “people”. Low-carbon development has to be centered on the people, taking local government, industries and people’s need into account. The government should take lead in the low-carbon planning process, integrating different points of view from all stakeholders and encourage residents to take part in the planning. This participatory planning process will arouse all stakeholders to construct, develop and rejuvenate ancient town, and help the ancient town re-identify its value and seek consensus in development pattern.
  四、“人”,意味着古镇的低碳发展一定要以人为本,统筹考虑当地政府、企业、居民等利益相关方的需求。政府应充分发挥其引导作用,在低碳发展规划过程中汇聚各利益相关方的意见,鼓励古镇居民参与到古镇规划中来。这种参与式的规划能激发各利益相关方对于建设、发展、振兴古镇的热情,并帮助政府重新“发现价值,寻求发展共识”。
We need to know the current carbon footprint before we design and implement low carbon programs. Carbon footprint means the average carbon emission per capita in an area. Peter Drucker once said, “What gets measured gets managed.” However, this work needs collaboration from government, industry and commercial sectors to establish the accounting systems. New York did a good job in this aspect. I wish Zhouzhuang could initiate this work ahead of other ancient towns, and establish a low-carbon benchmark.
  在具体设计和实施低碳方案之前,我们还需要了解目前的碳足迹、摸清自己的家底。碳足迹(carbon footprint)表示一定区域内的人均碳排放量。著名的管理学家彼得•德鲁克曾说过:“只有能被测量的,才能被管理”。这项工作需要政府和工商业合作分部门分单位建立核算体系。在这个方面纽约市做得非常好,可以作为借鉴。希望周庄镇先期启动该项工作,在中国旗帜鲜明地树立低碳标杆。
The Institute of Sustainable Communities (or “ISC”), has been working with three townships in Guangdong to help these communities realize a mor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 the end of 2009, US-China Partnership for Climate Action (PCA) is launched, striving to achieve significant and lasting emission reduction. This landmark program - set up under the US-China national ten year cooperation framework on energy and environment – shares best practices and practical expertise among business, government, cities, and communities on both sides of the Pacific Ocean.
  目前可持续发展社区协会(ISC)正与中国三个镇合作开展能效低碳项目,目的是帮助这些社区的发展更加可持续。2009年底,启动了中美气候行动伙伴计划(PCA),这是中美两国能源气候十年合作框架下的标志性项目,致力于分享中美两国企业、政府、城市及社区的最佳实践及实用经验。PCA项目力求在节能减排方面取得显著而持久的效果。
As the world’s two largest greenhouse gas emitters, and now the two largest economies, it is essential that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show the world that they are taking climate pollution seriously and that we can do so without sacrificing our economic goals. Clearly, transitioning to low carbon economies is a major part of the answer.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两个温室气体排放国,同时也是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国和美国有责任向世界宣告我们对待气候污染的态度——我们不仅会严肃应对气候变化这一全球议题,而且我们能做到在不影响经济发展的同时,履行我们的低碳承诺。显然,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走低碳经济道路才是我们共同的出路。
The Institute for Sustainable Communities (ISC) believes in the power of partnerships to advanc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ur PCA Program is one important example.
  可持续发展社区协会相信多方合作对于引领可持续发展有着重大意义。我们的中美气候行动伙伴计划就是最好的证明。
I thank-you for the opportunity to attend this forum. I hope Zhouzhuang will have its own low-carbon program when I visit here next time.
  最后,再次感谢组织方邀请我参加此次的古镇保护与发展周庄论坛。希望下次来访的时候能够看到我们的古镇周庄已经有了自己的低碳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