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宝葫网

木构建筑的历史


这是一部深入解释木构建筑技术层面的问题和文化背景的学术研究!由英国最受推崇的建筑摄影师威尔•普赖斯游历世界后精心创作而成,不仅是一次令人兴奋的视觉旅程,也是对建筑历史的一个重要贡献!

《木构建筑的历史》试读:内页


编辑推荐:

世界上许多伟大的建筑是木构的。木头是一种拥有独特形制、颜色和结构的材料,但在建筑的历史中经常被低估或者忽略。作为人类最初的建筑材料,它衍生出了许多建筑风格并延续至今,但它巨大的贡献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忽视。虽然木头的重要性一直被隐藏着,但它终于慢慢地开始受到应有的关注。全世界一流的设计师越来越喜欢使用木头以达到社会及环境上的需求。

威尔•普赖斯是一个系统学习过建筑学并接受过摄影记者训练的获奖摄影师,他的摄影作品使他成为英国最受推崇的建筑摄影师。他的作品本身充满着戏剧的张力而又不过分夸张,在技术上完美无瑕的同时又不仅仅只停留在纪录的层面,它们传达着在与这些令人惊叹的建筑相遇时最初的激动心情。

他游历世界以探寻那些著名的和不知名的木构建筑,不仅将日本寺庙、挪威木板教堂和旧金山“彩绘仕女”(painted ladies)这些人们熟知的景点放在聚光灯下,也发掘了从未被人发现过的默默无闻的建筑。因此,本书不仅是一次令人兴奋的视觉旅程,同时也是对建筑历史的一个重要贡献。

全书共有超过400张彩色插图。

内容简介:

《木构建筑的历史》本书进行了广泛的研究来深入地剖析木构建筑技术层面的问题和文化背景。普赖斯用饱满的文字来描述日本从佛教历史中衍生出来的无比精彩的木构文化遗产;俄罗斯木匠是如何造就了俄罗斯木构建筑标志性的洋葱圆顶;挪威的木板教堂如何揭示了异教徒的过去;突厥部落如何将海滨住宅从亚洲带到了欧洲;新英格兰的定居者是如何在几个世纪以后,由彼得•卒姆托和伦佐•皮亚诺这样富有经验的建筑师发展出了生动且极富原创性和天才的新木构建筑。木构建筑将持续发展,拥有着鼓舞人心的未来,如同其光辉的过去一样。

专题建筑史丛书还有《砖砌建筑的历史》和《图书馆建筑的历史》。

作者简介  · · · · · ·

威尔•普赖斯(Will Pryce):是一位具有国际声誉、得过奖项的摄影师。他曾在剑桥大学和皇家艺术学院学习过建筑学,并且在伦敦印刷学院学习过新闻纪实摄影。

目录  · · · · · ·

一种建筑的方式

远东· · · · · ·

北欧· · · · · ·

西欧· · · · · ·

东欧· · · · · ·

美国· · · · · ·

东南亚· · · · · ·

澳大利亚· · · · · ·

木构的未来· · · · · ·

一种不同的方式· · · · · ·

前言

萨克森的选帝侯奥古斯都鼎力王(Augustus the Strong,1670—1733)曾如此夸耀自己:“在我发现德累斯顿的时候,它还是座由木头建造的小城;而我在离开德累斯顿的时候,它已经是一座由石头建成的宏伟城市了。”他的这句话阐明了一个人们共有的偏见。对于奥古斯都来说,砖石建筑相较于木构建筑有着不言而喻的优越性。英国艺术史学家詹姆斯•费格森(James Fergusson)在1876年曾如此批评缅甸的寺庙:“用木头建造的做法剥夺了建筑物的纪念性外观,而这种纪念性外观在真正的建筑语汇表达中是不可缺少的。”他的这一评论在不经意间赞同了奥古斯都的看法。如果地震时费格森曾在木构头寺庙中呆过,他就会感激木构建筑远比砖石建筑要可靠得多的稳定性。但是费格森更在乎的是哪种建筑“看上去”更加稳固,而非建筑结构上的能力。如果是这样,对他来说就不会有什么比用石头建造的建筑更为稳固的建筑了。法国旅行家A.L.卡斯泰兰(A.L. Castellan)曾在1811年描述土耳其海滨别墅时,表达了相似的观点:“这些疯狂的宫殿与它们轻巧的建筑都像儿童用剪纸做出来的纸城堡,它们没有任何结构上的强度。”在过去的几百年中,这些海滨别墅证明了它们具有绝对足够的结构强度,但它们给人的印象却失败在“看上去”不够坚固。

对于奥古斯都、费格森和卡斯泰兰来说,真正恰当的建筑是用砖石建成的。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木构建筑一直因为与砖石建筑不同的性能而无法获得和其他建筑同等的地位。直到今天,这样的偏见仍然存在着。举例来说,在布鲁姆费尔德(Brumfield)深具影响力的《俄罗斯建筑历史》(A History of Russian Architecture)一书的1993年版中,书的封面是一张醒目的木构建筑照片,然而全书长达498页的主要内容中却没有涉及木构建筑,仅仅只是在第20页的附录中提到了一点而已。

这本书想要表明一个观点,那就是木头绝不是一种不如其他材料的劣质建筑材料,它仅仅只是一种不同的材料而已。它所延续的是一种不一样的并通常被忽视了的传统。这种传统不仅早于砖石建筑的传统,且与之一直并行发展着。在这平行的历史中出现了一些著名的建筑,除此之外也有着许多被忽略了的建筑。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建筑传统,具有自己的技术逻辑。

这本书并不是一份关于木构建筑的详尽研究,这样的著作会需要许多卷才能完成。它仅仅是一部关于一些可以称之为最好的木构建筑和那些代表了重要地区传统木构建筑的选集。因此它不可避免地是从主观角度出发的,但这本书仍然尝试着想要将全世界的木构建筑作为一个整体来进行展示。为此,在本书范畴中的“木构建筑”指的是使用木材作为结构系统的建筑,而非那些仅仅用木材作为表皮的建筑。

0

0条评论

评论
(共 0 条) 上一页 下一页